订阅 +
山东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卸任在即 默克尔还有很多未竟之事

2021-09-23 06:51 发布评论:31来源:中国青年报

当地时间2021年9月22日,德国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总理府参加大选前的最后一次内阁会议,默克尔走进房间。德国将于2021年9月26日周日举行全国大选。

  2021年德国大选将于9月26日举行。随着德国新一届政府的组建,现任总理默克尔的执政生涯也进入倒计时。

  作为德国首位女总理,默克尔自2005年首次赢得大选后三度连任。在16年的总理生涯里,她先后带领德国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欧元危机、难民危机、气候变化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大大小小的危机。即便是对默克尔政绩不完全肯定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面对这些考验,默克尔作为这十几年“欧洲最重要的领导人”,交出的是一份较为合格的答卷。

  主流观点认为,虽然默克尔的保守主义中间路线换来了德国政坛的常年稳定,但如今德国大选各党派竞争仍处于白热化状态,大选变数给德国带来了告别“默克尔式稳定”的风险。

  大选日不意味着“结束”

  在新政府正式组阁到位之前,本届政府仍将继续运作,默克尔将担任看守总理。以往数十年,德国联邦总理和新内阁一般都在大选投票结束后5-6周内宣誓就职,但上届大选后,联盟党和社民党的组阁谈判长达5个月。左翼党党团主席巴尔奇此前预测:“到今年圣诞节之前,默克尔仍将是德国总理。”若果真如此,默克尔将超越科尔成为二战后德国在职时间最长的政府首脑。

  选民分化所导致的不确定性,是本届德国大选的一个重要特征,也是各方普遍认为本届德国政府组阁困难的核心原因。《法兰克福汇报》9月17日民调显示,在准备参与投票的公民中,有40%至今还不清楚他们会在9月26日选择哪个党派。英国《卫报》评论称,这是德国人面对“后默克尔时代”的“迷茫”,“一种对未知的恐惧”。

  德国政体为议会共和制,联邦总理为政府首脑,领导联邦政府各项工作;联邦议院为国家政治权力中枢,有598个法定议席,通常每4年举行一次选举。每个选民在大选中可投下两票,第一票投给所在选区内自己中意的候选人,第二票投给自己信任的政党——后者将在更大程度上决定各党在联邦议会中最终占有的席位数。

  目前在德国联邦议院拥有席位的,是联盟党、社民党、德国选择党、自由民主党、左翼党和绿党。按照选举规则,在联邦议院选举中得票率最高的政党拥有优先组阁权,通过组阁谈判确定总理人选。本届德国大选共有3位总理候选人,分别是中右翼联盟党的拉舍特、中左翼社民党的肖尔茨和绿党的贝尔伯克。近期,此前被认为属于“陪跑”角色的社民党,在党派支持率和总理候选人个人支持率上都呈现出较强的上升势头。

  德国宪法规定,单一政党或政党组合须在议会占有一半以上议席才能组成政府,但目前没有任何传统大党的支持率达到30%。这意味着德国从以前两党联合执政变为三党组阁的概率增大。考虑到在9月19日德国总理候选人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肖尔茨和贝尔伯克均明确表示不会与联盟党共同组阁,分析人士猜测,概率较大的三党组阁情况中,可能是由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组成的“交通灯”组合,也有可能是联盟党、绿党和自民党组成的“牙买加”组合。目前也不排除社民党和联盟党组成红黑联盟,另有第三党加入联合政府。

  “默克尔世代”期待改变

  在本届德国大选中,有一群“特殊”的年轻人,他们被称为“默克尔世代”。

  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本届大选约有280万名年满18周岁、首次有资格参加联邦选举投票的年轻人,他们从记事起便生活在有“默克尔总理”的世界里。虽然统计显示这些“首投族”仅占德国选民总人数约5%,但由于选民高度分化,再加上年轻人能够熟练运用传播效应大的社交媒体,因此“默克尔世代”仍可能对选举结果产生不小影响。

  改变,是形容“默克尔世代”的关键词。与他们的父辈相比,如今的德国年轻人不再过分偏重财富与事业成就,更多关注社会正义、气候变化和生态环境。德国环境部的调查显示,在14岁至17岁群体中,仅有19%的人认为经济增长比保护环境更重要。

  但是,这些年轻人所关心的、希望从中发挥作用的议题,在不同程度上都属于默克尔任期内的遗留问题。比如,“社会正义”是典型的左派议题。虽然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属于保守阵营,但她执政时并不排斥吸收左派理念,例如积极与社民党合作开展社会工作,注重维护妇女儿童权益等。但这样的“左右平衡术”,似乎只属于默克尔的个人能力,却并未充分渗透进联盟党的政治主张中。在拉舍特为本届大选组建的“未来团队”中,数字化、安全政策、教育等各个重要领域的人几乎都有,唯独没有社会政策方面的专家,而社会政策几乎囊括了社会公正、养老、性别平等、家庭政策、移民融入等主要内政领域,其权重不言而喻。

  大选前的最后一周,默克尔还在为“加快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积极表态。虽然如此,事实却是,今年7月中旬德国遭受“百年一遇”的洪灾,让人们不由得诟病:曾经是科学家的默克尔,为了尽快让德国从金融等各种危机中走出来,并没有对气候政策予以足够重视。默克尔在作为总理的最后一次年度新闻发布会上也承认,她未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果断行动。

  接受英国《经济学人》采访时,德国下萨克森州首府汉诺威一所中学的应届毕业生布林克曼说,默克尔“推开了”气候、环境这些似乎难以解决的问题。来自同一所学校的斯普伦格尔认为,默克尔很少冲动行事,但这不会带来气候政策所需的变化,如今德国人渴望的是一位更果敢的领导人。

  默克尔的“接棒者”将面临重重考验

  虽然默克尔不再寻求连任,但本届德国大选中仍处处可见她的影子。抛开顶着“默克尔党内接班人”光环的拉舍特不谈,Politico网站分析认为,肖尔茨之所以能后来居上、在总理候选人电视辩论中取得“三连胜”,正是得益于他长期以来冷静的处事方式,以及成为候选人后有意无意地模仿默克尔的言行风格——包括在拍照时摆出默克尔“招牌式”的菱形手势。肖尔茨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默克尔的感谢,似乎想以此寻求稳定的中间派选民欢心。有分析称,德国大多数选民历来求稳不求变,当他们不得不“失去”默克尔时,很多人愿意选择更像她的人来接替她。

  但对下一任德国总理来说,摆在他面前的挑战,远不是模仿前任的执政风格那么简单。目前,德国经济被认为在教育和人工智能、电动汽车等新兴技术方面投资不足。德国新冠疫苗接种率远远落后于英、法、意等主要欧洲国家,应对秋冬季节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压力较大。默克尔9月7日在议会演讲中表示,面对当前动荡不安的世界,2021年大选对德国来说是“决定性的”。

  值得注意的是,已经结束的三场德国大选辩论中,3位总理候选人几乎没有提到任何有关外交战略的事宜。无论是近期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阿富汗问题、德国移民问题,还是美英澳三国签订核潜艇协议引发的欧洲防务一体化问题,全都没有出现在辩论的话题中。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中国问题研究院诺亚·巴尔金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评称:“在90分钟的电视辩论里只字不提欧洲、美欧关系、中国、俄罗斯或者阿富汗,在这场大选里,仿佛德国之外的世界根本不存在。”但很显然,这些都是默克尔的继任者不得不向世界交出的答卷。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马子倩

责编:马婉莹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