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济南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高手在民间!黑板打广告的调琴师红了!   

2015-08-03 07:47:06 发布评论:1751来源:新华网

  丰宗来老人为一架老旧钢琴调音

  高手在民间!一块黑板打广告,六旬调琴师红了!

  64岁的丰宗来连电脑都不会开,却因一次偶然的机会,成为刷爆微博和朋友圈的“网红”。前几天,他举着小黑板在玉函立交桥下招揽生意,被位网友拍下来传到网上。8月2日中午,记者辗转联系到丰宗来。他对自己的“爆红”也有些懵,“来找我调钢琴的人突然就多了,不过两天的工夫,日程都排到8月中旬了。”

  自学成才 从拉二胡到钢琴调音

  下午一点,离开上一个顾客家后,他从路边买一个煎饼,匆匆坐上公交车,向下一个顾客的家中赶去。咬几口煎饼,手机又响了,他的档期已排到8月12日。这便是8月2日记者见到调律师丰宗来时的景象。

  丰宗来是济宁曲阜人,普通农民出身,退休前是一所初中的语文老师。他打小就喜欢音乐,由于家境贫寒,未能接受正规的音乐教育,只能拜村里的二胡手为师,没事拉拉二胡。

  “我当老师的时候开始有风琴,还有手风琴。一把手风琴就跟宝贝一样,一旦坏了都找不到人修。我就开始琢磨,怎么修和保养。后来周围学校的琴坏了也来找我。”丰宗来回忆。

  1981年,原山东师范专科学院(1985年更名为曲阜师范大学)的一台风琴坏了,朋友介绍丰宗来去修。在学校的琴房里,丰宗来第一次见到了有着“乐器之王”美誉的钢琴。

  “那时候没几个人会弹钢琴。我去一看,学校不少钢琴都坏了,就参照修风琴的经验上手修钢琴。”丰宗来说,因为不舍得扔东西,他经常把报废的钢琴弦拆下来,再换给别的琴,边修边摸索,却在无意中练就了一身好手艺。

  独门绝活 再破的琴都能修好

  丰宗来膝下有一儿两女。除大女儿在曲阜工作,小女儿和小儿子都已在济南安家。两年前,丰宗来随儿子在济南定居,开始正式进军济南钢琴调律的市场。

  “孩子都很孝顺,工作也都不错,家里不缺我这份钱。可这是我想干的事,不出来我倒不开心了。”退休后,调律就由爱好变成了老人的主业。在曲阜时,老人定期到曲阜师范大学义务调音。到济南后,他又成了山东师范大学和山东艺术学院的义务调律师。光这样还不过瘾,他干脆写了块小黑板,走到哪儿带到哪儿,做起了钢琴调律的生意。

  他说他调律的方法是独门绝活:全靠一条布条、一根音叉和一双耳朵。“我看过正规钢琴调律师的教材,感觉他们的技术不如我的。一些年轻人在手机装调音软件,我也觉得不好。我的方法很简单,比对几个固定音阶就行,但是能不能听出来就看个人的天分了。”

  丰宗来说,专职钢琴调律两年来,他遇过不少“破琴”,弦一拧就断的不在少数,但也许是穷惯了的关系,他一台都没有放弃过,断了的弦都会想办法接上,总是想法儿省着点用。

  业界良心 一次维修费仅200元

  在不少人眼中,钢琴是“高大上”的代表。丰宗来却执着于为钢琴添烟火气。“在北京,钢琴调律一次起价就一千块。济南的价格也很高。还在学徒的小年轻就要一百五,遇到问题还要再收钱,一次至少四五百块。我就不这样,一次两百块,多一分都不收。没钱的咬咬牙也能花得起。”

  丰宗来说,他这样定价为的只是图个心里舒坦。“我本身就是农民,如果我不会调钢琴,到劳务市场卖力气,一天差不多就两百块。我干这么轻的活儿,还拿别人好几倍的钱,实在对不住自己的良心。更何况买钢琴的可不全是有钱人。为让孩子学钢琴,很多家长恨不得砸锅卖铁。上钢琴课很贵,钢琴调律再开出高价,普通家庭肯定很难承受。”

  “有的钢琴恨不得一辈子调一次就完了。”他半开玩笑似地说。然而,音不准的钢琴并不能帮助孩子练好钢琴。“我做钢琴调律不是为了钱,为的是我的心。可能有人会看不上站天桥、举黑板,觉得不够高雅,但我要的就是这个。高手在民间。只要你有心,什么都不是问题!”丰宗来说。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