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22年后重返央视,陈佩斯还能逗笑这届年轻人么

2020-10-30 08:27:18 发布评论:102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10月26日,春晚官方微博账号宣布陈佩斯将回归央视,担任央视重点打造综艺节目《金牌喜剧班》金牌导师。随后,播放了一段陈佩斯的宣传视频。

  视频中,一袭白色衬衫的陈佩斯表示,希望大家能积极参与到自己和央视合作的喜剧节目,一起笑起来。

  陈佩斯的复出消息一出,迅速引发网友回忆,小品《警察和小偷》《吃面条》《主角与配角》等陈佩斯经典作品视频,也被反复转发播放。

  期待的声音背后,不乏个别网友的思考:以有个性著称的陈佩斯能适应综艺节目的游戏规则么?在当下的文化娱乐的新节奏下,他还能赢得年轻观众的流量么?

  无实物吃播第一人

  上世纪80年代的晚会,是属于陈佩斯和朱时茂的舞台。

  在春晚出现之前,观众更熟悉陈佩斯的父亲,因出演《白毛女》中反派黄世仁被称为“恶霸专业户”的陈强。

  春晚创立初期,更像是一台联欢会,晚会的节目形式相比现在更加松散,戏曲、歌舞、曲艺等艺术形式轮番登场,演员团团围坐,其乐融融。

  在那时,小品这种形式,只是作为戏剧学院招生考试和日常习作的一部分,并不被人们熟知。

  直到1984年,一部名为《吃面条》的小品作品在春晚上一炮而红。那届春晚导演黄一鹤曾回忆称,“《吃面条》是国家晚会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小品”。

  在被春晚剧组找到之前,作为影视演员的陈佩斯和朱时茂就已经形成了组合,在走穴中出演一些短剧段子。他们并不清楚在春晚的舞台上,以怎样的形式呈现可以令观众满意。

  《吃面条》正是以二人在剧组拍戏的经历改编而成的。陈佩斯曾在采访中提到,在当年排演作品的时候,马季和姜昆提出了不少的好点子,教授了相声表演的一些喜剧技巧和手法,最后大家一起讨论,确定了小品这样的形式和名称。

  “出道既高光”可以形容陈佩斯、朱时茂二人的小品之路。从《吃面条》到《羊肉串》,再到《警察与小偷》《主角与配角》《王爷与邮差》,优质的小品节目让二人的演艺事业蒸蒸日上。

  有观众戏称,陈佩斯是“无实物吃播第一人”。

  在《吃面条》中,他抱着空碗围着空桶吃面,观众被他稀里糊涂嗦面条的样子打动;在《胡椒面》中,他对着一个空碗吹馄饨,观众仿佛感受到碗内的热气;在《羊肉串》中,他拿着空签子撸串,用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呈现了烤肉的质感……

  台词、表情、肢体语言等细节构建了陈佩斯的表演,甚至有评论家认为,陈佩斯是中国最像卓别林的演员。

  在那个年代,大年三十,人们等候的不仅是那顿团圆饭,还有那对一庄一谐,反差鲜明的小品兄弟,蒸腾的饭菜、震天的鞭炮、欢乐的小品,共同构成了人们的“新年俗”。

  风波

  1998年的春晚舞台上,陈佩斯和朱时茂这一对老搭档,拿出了一个新作品《王爷与邮差》。

  为了这个作品,陈佩斯和朱时茂打磨了好几年,就连服装都是自己找人亲手缝制的。

  当最终在舞台上呈现时,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先是朱时茂的麦克脱落,观众听不到台词,朱时茂只能靠近陈佩斯共用一个麦克发声,蹭不到麦克的时候,朱时茂只能努力提高嗓音完成表演。而提前设置好的音效,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播放,二人尽力完成了表演,回到后台放声痛哭,认为没有将最好的表演呈现给观众。

  这只是故事的开头,谁也没想到故事的结局。

  1999年,中央电视台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出版了《王爷与邮差》等十个小品的光盘。陈佩斯和朱时茂随即将其告上法庭称,要求电视总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道歉。在审理中,陈佩斯和朱时茂撤回了对十个小品中的两个小品的起诉。2002年12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要求电视总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在《中国电视报》上刊登致歉声明,并向陈佩斯和朱时茂给付著作权侵权赔偿金333293元及因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3174元。

  至此,《王爷和邮差》成为了陈佩斯、朱时茂在春晚舞台上最后的作品。新年钟声敲响,陈佩斯往台下走去,再未归来。

  朱时茂选择了经商,陈佩斯则用开垦荒山换来的30万元,一头扎进了话剧领域,《托儿》《阳台》《老宅》《戏台》等一系列话剧作品,让他的喜剧换了一种生存方式停留在了舞台上。

(陈佩斯舞台喜剧《阳台》剧照)

  喜剧在变

  陈佩斯擅长设置身份的反差为观众带去优越感,通过形象的错位,增加戏剧冲突,在不断矛盾冲突层层递进中制造线性的情绪变化,加之出神入化的细节表演,让他的作品有很强的个人色彩。

  作家张佳玮曾评论陈佩斯,“以自嘲为基础,展现世界的荒诞。”

  春晚的舞台上没有了陈佩斯与朱时茂,但小品的形式得以保留,因为,观众爱看。

  郭达、蔡明、巩汉林、潘长江、赵丽蓉等演员,继续用小品的形式赢得观众们的笑声和掌声。

  后陈佩斯时代的小品王,无疑是赵本山。

  赵本山凭借极具地方特点的艺术风格,带有浓厚乡土意味的角色塑造,和对小人物的拆解重构,成为了小品2.0时代的领军人物。

  变更了几任搭档后,赵本山选择用春晚的舞台捧红自己的徒弟,希望能为小品补充新鲜血液,但当他这样选择时,观众已经出现疲态。

  在赵本山之后,小品进入了3.0模式,大量的跨界艺人,歌手、主持人、影视演员进入小品领域,制作方希望通过他们自身的热度,维系小品的关注度。

  但优质剧本的缺乏,网络段子的堆砌,用力过猛的表演,让小品失去了曾经的荣光,人们不再期待通过小品获得喜剧的快感。

  更重要的是晚会这种形式无法满足众口难调的观众,逐渐式微。

  与此同时,影视产业崛起,让喜剧有了新的发展。从冯氏贺岁系列,到宁浩的黑色幽默,再到后来的开心麻花产业化生产,喜剧题材成为大银幕中不可或缺的内容。

  综艺节目出现,成为了人们寻找乐趣,放松身心的新方式,也成为投资者竞相博弈的新战场。明星艺人间相互插科打诨,制造出的笑点被很多年轻观众认为比影视剧还要有趣。

  再后来,短视频来了,人们又对喜剧有了新的理解,搞笑成为了第一要务。因时长被极限压缩,短视频博主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抓住用户,从而达到吸引流量为变现提供可能。“7秒一个笑料”,甚至成为了行业内不成文的标准。

  如今的观众,已不在乎喜剧的形态,样貌或是定义。

  但陈佩斯在乎。

  陈佩斯为喜剧下的定义很简单,给人带来快乐的喜剧活动就是喜剧。

  喜剧会变,情怀无价。

  其实,陈佩斯并非完全和晚会舞台隔绝,2008年的北京春晚,陈佩斯和老搭档朱时茂以《陈小二乘以二》重回小品舞台,加入了一些电影的表现手法,将真人表演与多媒体光影结合。2012年,《新警察与小偷》登上东方卫视春晚,2014年,东方卫视《笑林盛典新春特别节目》中,陈佩斯与朱时茂再度合作,出演小品《穿针引线》,就在今年的北京台春晚上,陈佩斯朱时茂和自己的儿子陈大愚、朱青阳一道出演了小品《老面新吃》。

  每一次的登台,都是一次回忆杀,唤醒了观众的美好回忆,但事实上,这些新作品,从质量和效果上,并没有达到曾经的高度和标准。

  在短视频兴起的当下,陈佩斯和同为话剧演员的儿子陈大愚开通了账号,起名叫做“陈佩斯父与子”,40余部短视频作品,收获粉丝236.9万人。

  在喜剧效果上来看,依然是收割情怀带来的红利,单纯从短视频这个维度来判断,这些作品并不是成熟的喜剧作品,和陈佩斯所坚持的喜剧,更是不挨边。

(陈佩斯父与子抖音号截图)

  曾有媒体搞过投票,最希望谁出现在春晚舞台上,陈佩斯高票位居第一。

  时代的变化,人们口味的改变,以及平台制度的变更,谁也不能保证,他重现春晚舞台的效果。

  期待什么

  有人称,这次陈佩斯以导师的身份出现在央视的节目中,是一次“世纪和解”。

  对于这次和解,有媒体联系到了正在巡演话剧《戏台》的陈佩斯,他表示,参加这个节目,是为了将自己的喜剧理念传播出去,就像每年举办的喜剧培训班目的一样,自己就当做一次教学任务来完成。

  聘请明星作为导师出现在选秀或是养成类综艺节目中早就不是新闻,甚至是从超女开始留下的老传统,随着受众不断细分,品类不断垂直,喜剧这一形式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综艺舞台上,《欢乐喜剧人》《跨界喜剧王》《笑傲江湖》等节目都有过不错的成绩。

  抛开曾经的恩怨不谈,倔强、直率、不将就的陈佩斯,显然会让综艺节目自带话题和热度,毕竟以陈佩斯的江湖地位,在喜剧这个门类中,他作为导师无可指摘。但面对海量观众进行的教学活动,加上综艺节目制作的要求,最终呈现能否达到陈佩斯期待的样子,这些都要打个问号。

  新时代的年轻观众,在没有情怀和回忆加持下,能给予陈佩斯多大的尊重和包容?

  毕竟不久前的某个综艺节目,某老戏骨和某年轻导演的争论便成为这个节目为数不多的亮点反复被流量摩擦,喜爱陈佩斯的观众们恐怕并不希望,他仅仅充当这样的角色。

  喜剧这种需要演员深度思考、揣摩、训练和打磨的艺术形式,能否通过一个节目中某个演员的教学实现什么,更是一个难题。

(轻歌剧《蝙蝠》剧照)

  陈佩斯最喜欢的电影是卓别林的《舞台生涯》,在那部电影中,卓别林在舞台上完成了自己追求一生的事业,最后跌进一面大鼓,以痛苦换来了观众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责编:曲欣萍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