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人民功臣”牌匾压粮缸 95岁老兵心愿:不给国家添麻烦

2021-04-07 16:41 发布评论:19来源:大众报业·海报新闻

记者:解强民 满倩 编辑:赵洪栋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聊城市莘县樱桃镇西五口寺村村民,95岁老兵 葛士田

95岁老兵葛士田敬军礼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满倩倩 解强民 莘县报道

  清明节前,一块压在粮食缸上几十年的“人民功臣”牌匾,突然被发现;与此同时,一位95岁老兵历经战争淬炼又归于平凡的人生故事,传遍大江南北。

  位于山东省西部、聊城市西南部、冀鲁豫三省交界处的莘县,是聊城市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县。从县城一路向南,驱车将近1个小时,便来到莘县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樱桃园镇,这里南隔金堤河,与河南省濮阳市范县为邻。

  沿着248省道,向西穿过一片绿油油的麦苗田,汽车驶过,黄土尘沙扬起,扑向道路两侧雪白的梨花。

  95岁老兵葛士田(曾用名:葛世田)的家,就在这附近的樱桃园镇西五口寺村23号院。

葛士田的部分纪念章

  17岁入伍参军,因战斗勇敢两次立下一等功

  近几日,从全国各地陆续赶来的媒体记者,打破了小村庄的寂静。

  平日沉默寡言的葛士田老人,见到前来采访他的年轻人时,整个人变得精神抖擞。一问一答间,72年前的战火风云浮现眼前……

  1943年,17岁的葛士田辞别父母,入伍参军。从山东一路向西,跟随解放军,途经河南、山西、陕西、宁夏、青海、新疆、西藏、四川等地区。十年间,葛士田从一名普通战士,先后任副班长、班长、副排长、排长、副连长、连长,一步步积累战斗经验,因战斗勇敢两次立下一等功。

  临汾战役是葛士田至今印象最深的一场仗。

  “1948年临汾战役,当前的总指挥是徐向前司令员,这场战役打了整整72天。”追忆往昔,葛士田老人情绪有些激动,“我当时还是班长,带领了1个班12个兵打围攻战,俘虏了国民党军1个营500多人,立下一等功。”

  临汾战役为进军晋中消灭阎锡山主力创造了有利条件,并有力地配合了中原、西北战场人民解放军的作战。但是在山西作战时,葛士田不幸被炮弹碎片击中,弹片直接飞入他的左侧胸腔斜侧方。直到退役回乡以后,葛士田身体里的弹片才被取出,此时这枚弹片已经在他身上藏了整整21年。

  之后在青海,与马步芳的轻骑兵交战,排长葛士田跟战士们说,“与骑兵打仗要打腿,而且要打前不打后,打伤不打死。”

  在西藏,葛士田跟随部队,采用合围与驻剿、奔袭与穷追搜剿相结合的战术,平叛剿匪。

  在四川,葛士田从副连长升任连长。

  走南闯北,葛士田没打过败仗。1954年,离乡11年的葛士田,从四川退役,回到故乡莘县。

1949年,观城县第五区人民政府为葛士田赠送的“人民功臣”牌匾。

  “人民功臣”深藏功名,退役回乡当农民

  葛士田立功授勋的消息很快传回了老家。

  1949年8月,观城县第五区人民政府制作了一块约两米长的木质牌匾,正中央刻着“人民功臣”四个大字,牌匾右侧写着“葛士田同志立功纪念”,左侧写着“观城县第五区政府及五口寺全体群众赠”,落款日期是“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八月”。

  观城县原是山东聊城的一个县,1953年与朝城县合并成立山东观朝县。1956年3月,观朝县撤销,北部划归莘县,南部划归范县,东南部划归寿张县。

  “我听说当时村里人敲锣打鼓地抬着这块匾送到了我家,好多人都跟着来看。”葛士田告诉记者,“送匾时我还在四川,父母把匾挂在了大门门头上。”

  退役回乡,自此以后,28岁的葛士田收起了“军功章”,扛起了锄头,开始下田种地。一年四季,播种丰收,葛士田将汗水洒在田地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这样在耕种忙碌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

  直到白发成霜、两眼昏花,战争年代的那些人、那些事,硬生生地从记忆里撕成碎片、渐渐模糊,老人很难系统地回忆起当年的作战情形,每每说起,也都是时间和事件发生了错乱。

  但是在采访中,葛士田老人却多次提及他所在的部队,“华北野战军X兵团X军X师X团X营X连!”铿锵有力,只字未差。这组“编号”已经深深烙在葛士田的心里,72年从未忘却。

  2021年3月24日,莘县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和镇里的干部照例来到葛士田家走访,想为其拍照登记更多信息。这一次,老人才突然想起来还有块压在缸上的牌匾可以拍。

  “我们在厨房找了一圈,最后在墙角才发现一个堆着杂物的粮食缸,上面搁着一块木板。”樱桃园镇退役军人服务站站长岳远征告诉记者,“如果老人想不起来,也许就永远没人知道了。”

  为教育后人,发扬革命精神,葛世田将“人民功臣”的牌匾捐赠给了聊城市退役军人荣誉馆。记者了解到,目前莘县新中国成立前军人和抗美援朝军人大概有170人左右。

95岁老兵葛士田和89岁的老伴儿合影

  牌匾挂在了荣誉馆,老人心愿是“不给国家添麻烦”

  如今,95岁的葛士田身体硬朗、手脚麻利,每天一早起来他都到村边河沿锻炼身体,还能骑着自行车到处溜达。老人常把“劳动光荣”挂在嘴边,身体力行给子女做示范。

  “他总是跟我们说要勤奋、要劳动,割草拾粪别偷懒,要自力更生,走正道,别偷摸。”在三儿子葛连全眼里,他的父亲虽然没有文化,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也是一个光荣的人。

  葛士田1947年在山西加入中国共产党,让他引以为傲的是,他的入党预备期只有10天。

  “身为党员就要以身作则,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入党时我就说,我不怕死、不怕牺牲,要为人民服务,坚决将革命干到底。”回忆起入党的情形,葛士田又哼唱起来,“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胜利……”还没唱完,老人忘词了,他低着头、抿着嘴乐了。

  “您为啥将牌匾盖在缸上呢?”

  葛士田老人笑了,“房子翻修后,屋里没地挂,后来发现这个匾盖粮食缸正正好好,这一盖就盖了20多年。”

  “您跟孩子们讲过您的故事吗?”

  “没有。”葛士田干脆地回答,“讲那干啥?你立的功再大,咱一说人家就会说咱骄傲,骄傲失败,谦虚进步,人家说你好你才是真好。”

  “那您现在有什么心愿吗?”

  老人摇摇头,“老了啥也不想了,安安心心当个庄稼人就行,不给国家添麻烦。”

  采访结束时,儿子葛连全发现院门口多了个装化肥的空麻袋,葛士田说是他从外边捡回来的。儿子说,“这是我扔的。”

  葛士田老人看着儿子,又看看记者,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你看,这不又回自己家里来了。”

责编:马洪震
审核:丁厚勤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