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漫画中国通史:中国诗歌的高光时刻,为何出现在唐朝?

2021-04-30 11:30:13 发布评论:13来源:铲史官

本期主创

策划:邓玲玲

脚本:胡 难

编绘:朱 彦

合作联系:2685618506@qq.com

粉丝③群:512474045

官方微博:@铲史官漫画

原创漫画 欢迎分享

话题聚焦唐代诗人的惊人创造力从哪里来?

唐代诗人以惊人的创造力将诗歌艺术推向了历史的顶峰,无论是意境的圆融、气势的雄浑、语言的凝练、用典的巧妙、声韵的顿挫、对仗的工整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成就,尤其令后世诗人望尘莫及的是,唐人奇谲的想象力。

例如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对于神仙洞府的细致描述;岑参在《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把塞漠的风雪比喻成春天的梨花;李贺认为铜铸的仙人会流出铅汁一样的泪水,箜篌的乐声能令空山凝云、江娥啼竹、芙蓉泣露、老鱼跳波;白居易的《长恨歌》中,杨玉环死后在海上仙山成仙,与李隆基生死相恋、梦魂萦绕……唐代诗人的创造力和他们所处社会环境、人生阅历是分不开的。

那么,唐人所生活的社会与前代、后世有什么不一样呢?首先是文化环境的开放,唐人入仕的途径较之前代更加多样。科举取士在唐朝形成了制度化,唐代科举分为定期举行的“常选”和不定期的“制举”,常选就有十二种之多,制举更是有八九十种。除了科举,唐代士人还可以通过荐举、征辟、门荫做官。比如李白就不想参加科举考试,曾写信给荆州长史韩朝宗,希望他向朝廷荐举自己。后来李白终于被朝廷征辟为翰林待诏。

除此之外,随着募兵制的施行,唐朝士人从军或者加入节度使的幕府,也形成了风气。与崇文抑武的宋朝不同,唐朝士人从军报国的热情很高。边塞诗人岑参就加入了安西节度使高仙芝的幕府,担任掌书记。高适甚至自己还做过淮西、剑南节度使。

由于人生道路的广阔,唐朝士人普遍有着恢弘的气度与强烈的进取精神,体现在诗歌创作上,就是格调的豪迈、笔力的雄健、风神的俊逸、境界的宏阔,使诗歌富有英雄气概与生命激情。即便是不愿出仕的隐逸诗人,其诗歌表现的也是一种不愿屈从权贵、同于流俗的清高与狂狷,诗境言有尽而意无穷,同样是生命力、创造力的体现。

除了人生道路的广阔,唐代社会的特殊风气也赋予了士人不一般的人生阅历与生命体验。比如唐代有读书山林的风气,许多青年士人在出仕前,或隐居山林,或寄宿寺庙、道观潜心读书。唐代寺院经济发达,可为贫寒士人提供免费食宿,又藏书丰富。由于唐代进士科考的是诗赋,所以唐代士人不必像明清儒生那样钻研八股制艺,阅读面十分广泛。《楚辞》《山海经》中的神灵鬼怪,启发了唐人光怪陆离的想象;前人诗赋中的清词丽句,成了唐人诗中化用的典故;山林的清幽环境还陶冶了士人的情操,成就了唐诗清新明秀的意境。

唐代士人还有漫游的风气。杜甫在《忆昔》中回忆:“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由于初、盛唐时治安良好,远行不必挑选黄道吉日,再加上水陆交通比较发达,唐代士人出仕前多有漫游的经历。在当时,骑驴是最为经济划算的出行方式,一般沿途的酒肆都经营租驴业务,顾客交了押金后,甚至可以长期租驴,清贫的杜甫曾经“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

士人漫游的目的地,主要有名山大川、边塞朔漠和通都大邑。漫游名山大川,一为游山玩水,一为求仙访道,秀丽的山水促进了山水田园诗的发展。而漫游边塞为边塞诗带来了慷慨的气势和壮美的意境。士人漫游通都大邑,则拓展了朋友送迎、歌舞饮宴、干谒投赠、任侠尚义等诗歌题材。卢照邻的《长安古意》描绘了长安形形色色的市井生活。杜牧的“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写尽了晚唐扬州的烟柳风情。

唐代士人的的贬谪经历,也丰富了唐诗的面貌。李白因担任永王李璘的幕僚而受到牵连,被贬夜郎,走到白帝城时遇赦,于是写下了《早发白帝城》的名篇。刘禹锡、柳宗元同因永贞革新被贬,都在贬谪期间写了许多好诗。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才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深沉感慨。被贬时的悲愤、落寞,以及对理想的追求、对操守的坚持,构成了贬谪诗歌的丰富内涵,正如王昌龄在《芙蓉楼送辛渐》中的自我表白:“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另外,唐代佛、道两教的兴盛,也极大丰富了诗人的创造力。由于唐朝对宗教十分宽容,佛、道两教取得了与儒家相似的地位,唐玄宗曾御注《孝经》《道德经》《金刚经》,以表明兼取三教的态度。唐朝时,佛教的中国化已经十分成熟,其深邃宏远的世界观,对他方世界富丽景观的描述,启迪了唐人的想象力。李商隐的“仰看楼殿撮清汉,坐视世界如恒沙”就是对佛教世界观的高度概括。唐诗中浑融空寂的境界、平和明净的趣味、冲淡清远的含蕴,都源于禅宗追求言外之意的主张。王维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白居易的“有起皆因灭,无暌不暂同”,分明讲的是禅机。唐代还出现了许多诗僧,士人与僧人的广泛交往,也大量体现在作品中。

道教对唐代诗歌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神仙信仰上。李白曾经受道箓,正式成为一名道教徒,他出行总是“仙药满囊,道书盈箧”,还曾与杜甫一起去道教圣地王屋山寻访道士。对于修道炼丹,李白是十分虔诚的,所以诗中充满了对神仙境界的幻想。李贺笔下“百年老鸮成木魅,笑声碧火巢中起”、“ 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的幽冥世界,李商隐诗中的大海龙宫、河伯贝阙,也都是受道教神仙信仰的影响。

最后,唐代高度繁荣的书法、绘画、音乐、舞蹈艺术,也都是诗人灵感的源泉。擅长绘画的王维,诗中有画;精通音律的白居易描绘的琵琶曲引人入胜;李白咏叹的怀素狂草龙蛇游走;杜甫笔下的公孙大娘剑器舞如雷霆万钧。这些艺术与诗歌互相渗透,共同成就了唐诗的繁荣。

参考资料

萧涤非等《唐诗鉴赏词典》,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章培恒、骆玉明《中国文学史》,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程千帆《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

网友评论
 [退出]